水壶清月·陌怀

丹尼尔大人最好了!
主食:雷安,瑞金

【原创】小红帽之狼

      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小红帽

      她年幼的时候就和寻常家的孩子不一样,她能举起斧头劈开又厚又重的木柴,和小孩扳手腕从来就没输过,甚至有时候能扳过大人,而且她的毛发旺盛,不是说头发长,而是全身都长这毛绒绒的毛发,只有脸的部分略有稀疏,这样的她在那样贫穷的村庄没有人带她去医院看病,而且她没有名字,有的只是一个善良的年迈的老婆婆送给她的一件红色布袄,于是大家都叫她,小红帽。

       那年第一次见到她,她被周围人看成怪物,造人唾弃,有一家人看中了她的怪力,拿一些剩菜剩饭喂给她,落魄的她就那样有了一个“家”。

       秋叶调的凄美,有时候露水会亲吻她红色的袄边,比起之前她长大了不少,身上的毛发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重了,有时候你能看到她有一双动人的黑色眼眸。

        那天,母亲叫她给外婆送饭,那不是她第一次出入幽暗的森林了,突然,一个眉目俊朗的男子从草丛那边钻了出来,他有些狼狈的笑笑“你好,小姑娘,我是个猎人,请问你要去哪里啊?”

       小红帽愣了一下,据大人所说,前些年因为旱灾严重又发生了狼进村子的事件,于是进行了一次对狼的围剿,几乎山上已经没有狼了,小红帽略微抓紧了紧衣角,但又似乎泄气似的放开了。

       “我是小红帽,这是村子里的人给我起的名字,我要去外婆家送饭”小红帽的口齿不太清晰,断断续续说了几次才说完。

        那个男人又答道“这样啊,那你的外婆住在什么地方呢?”

        小红帽有些疑惑,但对这名陌生的男子,却比对朝夕相处村民们来的信任。“

        外婆住在森林的深处,我必须傍晚前到那里”男子回答“其实我刚刚穿过森林的时候的确看到了一个小木屋,还在思考是谁会住在这样深的地方,你外婆一定是个热爱森林的人吧”小红帽低着头不作答话。

        “这样吧,你看到那边那条小路了吗?从这里到森林深处可不近,你顺着那条路走,很快就能到你外婆家,而且沿路还有些花草,若是摘些给你外婆,她一定会高兴的。”

        “外婆……会高兴?”记忆中没见过俩面的外婆总是板着脸,说着些尖酸刻薄的话,有几次还拿拐杖在她身上留下一道一道像是监牢的烙印。

        男子的眼睛是漂亮的纯黑色,这时候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而沉淀了下去,显得更加魅惑。

        “嗯,而且我觉得那些花很配你。”

         没等小红帽反应过来,这么说着的那个男子便转了身,“那么我还有事,有缘的话一定会再见面的。”小红帽似要开口,却又闭上了,只是看着他自顾自的离开了。

        然后小红帽走了那一条长满了鲜花的路去外婆家,她摘了一路的鲜花,对着她们笑的很甜很甜,阳光都快为她冻结,回过神来她到了外婆家,打开只丫丫的木门,里面很暗,母亲说外婆生了病,需要她去送晚饭的话突然回想起来。

“外婆?”没有人回应。

“外婆,你在睡觉吗?”小红帽的声音颤颤巍巍,纤纤细细,好像这俩句话鼓起了她莫大的勇气。

这时候她发现床上有一包鼓鼓的欺负的东西,是外婆吗?她想着,慢慢靠近,突然她看见了床上那生物的模样,有这毛绒的皮肤,尖利的指甲,黑色的头发,这真是太奇怪了,小红帽不由的好奇靠近来看那只外婆,结果一下子她就被床单抱住了,她拼命的挣扎但是很快就被绑成了一团。

“啊啊,可爱的小红帽,你知道我是谁吗?”

小红帽一听这富有磁性的声音就认出来这是诱惑她走小路的男人的声音,“你是……那个叔叔!不对,你刚刚不是这样的,难道…”

大灰狼没有等她说完,就真·卷铺盖走人了,大灰狼抱着小红帽来到了一副僻静的像是神坛的地方,上面刻着的似乎是引人堕落的符文,大灰狼把她放在那块符石上,小红帽感到被什么禁锢了一样,这时大灰狼把自己的血滴在上面,正着皓月当空,小红帽长出来尖牙利爪狼耳朵,但是却没有失去人性,她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和已经在她面前目光闪闪的大灰狼慢慢化作人形的样子。

小红帽想要出声却是一声一声的低吼,等到小红帽冷静了些,化作人形的大灰狼开始用富有磁性的声音教小红帽化形。

只见小红帽的红袄早就被撑的破破烂烂,楚楚可怜的她变作人形,神奇的是之前的毛发都不见了,似乎是回到了它们应该回的地方,这时候的小红帽真的可以说是个没人胚子,却还不熟练的留下狼耳与狼尾不能收回去,狼人耸了耸毛绒绒的耳朵,羞的别过脸去,开始缓缓道出一切的真相。

“小红帽啊,我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你了,因为你并不是人类的孩子,而是狼的后代,那年狼族覆灭,你父母为了护你,将你化为人样,送去人家,而他们也因此而逝世,而我是最后的末裔,本想你能在人类世界好好生活,怎料你居然要被那狠毒的外婆买卖,于是我便吃了她与那路边的猎人,只为护你一世周全,现在就让他们当你被狼吃了去吧,和我一起在森林中生活吧!”

小红帽听了有些惊讶,低头思索了一阵,打算开口,但还没说出几个字,她就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不口吃了,声音也比之前跟有了活力,可以说是夜莺般的美妙的声音,她顿了顿,抓紧了些破烂的衣料,声音微微发颤。

“我就说为什么我那么奇怪,力气不说几乎是一个成年男人的,而且牙齿和指甲也异常坚硬,甚至能嗅到很远的人家里的饭菜味,但却总是吃不习惯,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的莫名的亲切感,如果这样看来,一切都能说通了,村里的人都拿我当怪物看,事已至此,我就跟你走吧!”

小红帽松开衣料,用全身的力气向狼人奔去,抱住了他,嗯,毛绒绒的,和想象中一样温暖。

之后人们频频在山里看到野狼和其幼崽们,纷纷感到奇怪。

来自和一个小可爱聊天的时候,随口讲的故事。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雷狮对谁都不笑,遇到安迷修一笑媚百生。

安迷修对谁都笑,遇到雷狮马上变严肃。

这是什么美好的爱情!

自从第三季更新,圈内太太们疯狂产粮,这是什么美好的cp圈,啊,我死了。


这只雷狮好可爱啊,感觉很像太太文里的那只呢! @没有名字